测序公司是否有可能与保险公司合作?


如果测序的数据能够做为保险精算的参考数据的话,请预估一下此种合作的可能性。
已邀请:

从大的趋势上来讲,合作是必然的。

首先,个人基因组信息和基因监测信息是个人全景全时健康记录的一部分;从理性上讲,它不比你吃饭的时候非要拍照发个微博抱(zhuang)怨(bi)下什么不好吃,又或者深更半夜不睡觉看(gen)着(feng)世界杯更可怕。

其次,对公共卫生有价值的因素,通常对个人的疾病Profile的贡献是有限的;对个人疾病贡献较大的因素,对公共卫生的价值是有限的。所以,虽然目前个人基因组的解读仍然对个人来讲还远远谈不上完美,但是绝对是具有意义的。

再次,无论整体利益如何分割,增加的新的信息最终都降低整体的成本和交易成本,从整个社会上来说是有益的。

只考虑群体角色的情况下:

公众在掌握自己的遗传信息的情况下可以作出更优的健康决策:对于自己不需要的产品和服务可以不要,实现自身对自身健康投资的优化配置。但是公众始终对概率事件存在恐惧,始终对某种意义上的保险服务是需求的。

保险公司掌握信息的情况下可以作出更加准确的精算,从而相比掌握信息较少的公司获得竞争优势从而谋取超额利润。当然,这样的竞争最终会使得整个行业作为中介性质的大盘减少。信息的对称整体上不利于中介的存在,但是逐利会使得大家都会这样去做。

基因分析公司需要大家用它的产品和服务。

所以不管何种合作方式,是否合作,谁和谁合作,大的趋势是大家越来越多去做个人组学。

接下来的问题是,谁和谁最可能合作。

一种情况是,公众和基因分析公司站一起,获得自己的信息,从而挑选需要保险公司的服务。保险行业由于公众出现CherryPick的情况,行业收益短期下降,保险服务的成本上升,服务价格上升作出部分补偿,达到新的平衡点。社会整体成本下降。

二种情况是,基因分析公司和保险公司站一起,保险行业发生对客户的CherryPick,对单险种的高风险人群提高服务价格,对大量的低风险人群赢得超额利润。公众收益下降,保险服务的利润短期上升,市场竞争下超额利润回归正常作出补偿,达到新的平衡点。此时,如果公众不了解自己的基因讯息,信息不对称加剧,则很有可能社会整体成本会上升;如果公众了解自己的基因讯息,信息对称情况下,低风险人群对服务的谨慎购买将使得社会整体成本下降,但由于高风险人群的更高付出,不如第一种情况下为佳。

三种情况是,公众和保险公司站一起,团购了基因分析公司的产品和服务,内化到保险行业内。此时组学分析行业实质上被保险行业吞并,形成情况2.

可以注意到,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公众对自己组学信息的了解都是有利于整个社会成本的,而且保险这行业都会存在。所以公众都会去做组学。保险公司倾向情况二或三,所以他必然利用自己的用户群体,引诱组学分析行业与其合作,甚至于建立自己的组学分析能力。组学分析行业由于存在市场竞争,在自身没有形成生态系统的情况下,生存压力下必然走向保险公司,除非组学分析行业在保险行业醒悟过来之前达到足够的用户群,反杀保险行业。然而此时谁能保证组学分析行业自己不干保险这件事呢?所以在纯市场条件下,社会将走向情况2,相比情况1,形成典型的博弈困境。

所以政府必须出马,解决这个困境(避免局部最优,达到全局最优是政府的天然使命),把这个利益分割重新平衡平衡。这就不是咱们讨论的问题了。最主要的一点,我个人认为就是公众必须清楚其个人组学信息。次要的可以讨论政府作为Payer的任务。

期初有一家知名风投的投资人问我,大概过多久DNA测序可像互联网产品一样,面向终端用户。疾病风险预测什么的,究竟多少人愿意尝试。
我个人对此其实是比较悲观的。就目前的面向终端的产品,23andMe也好,国内的360也好,不管是从预测的普适性、准确性、成本、市场接受程度来看,都还处于比较尴尬的地位。而就算是在华大,对自己的基因组或者部分基因组进行测序、解读的人的比例,也是相当之低。从业人员如此,更何况普通大众。
但我给出了几个面向“非终端”的可能性,即保险公司、大企业人力会率先使用DNA测序来预测疾病风险、制定人力决策之类。我觉得这是最符合市场规律的一种发展模式,保险业、大型雇主先入场为自己的客户、员工定制测序服务,产品的靠谱程度、易用程度大幅度提升、成本大幅度降低,然后个人终端市场才会被进一步激活。

各自能干的事太多,范围太广,测序公司和保险公司可以有很多不同的玩法。但基本点就是两个,测序公司作为保险公司的数据提供者及风险评估者进行合作,以及保险公司作为测序公司服务的担保者进行合作。

为简化问题我们先从风险保障型人寿保险来考虑一下。
投保人怕被保险人意外死亡,所以花钱转嫁风险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怕被保险人“非意外”死亡,所以对一些人群拒绝承保,比如爆破工人,比如恶性肿瘤病人,同时对符合基本要求的被保险人进行必要的调查,比如体检,以求详细了解被保险人的健康状况,作出最合理的风险评估。保险公司当然希望自己知道的越多越好,越真实越好,因为被保险人提供的信息总是尽可能体现自己健康的一面,而“保险单生效(或者复效)之日起两年后,保险人不得因为投保人或者被保险人投保时的故意隐瞒、过失、遗漏和不实说明等原因否定保险合同的效力,但是投保人欠交保险费的除外”。
有了这些背景我们来谈一谈安吉丽娜·朱莉。现在我们都知道她曾经有75%的几率患乳腺癌(假定这是确凿的),显然人寿保险公司希望自己提前知道这个信息以便在朱莉买保险的时候给她开个大价钱,而朱莉不愿意告诉他们(只考虑这个买卖交易中的利益最大化)。于是问题来了,保险公司是否有权获得这一类医疗检测记录?或者,保险公司在背景调查中知道朱莉母亲死于乳腺癌是否有权要求朱莉接受这一检测?
我觉得法理上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保险公司和给他们这个权利的人一定会被伦理保护组织和女权保护组织喷死。
测序不止能预测这种“生来的”风险,还能监控“后来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可能远早于疾病的出现。这给保险业基本的“风险规避”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只是实现起来有现实的障碍。

但是,保险业不是朴素的一对一风险转嫁关系,他是通过承担群体小概率风险而获得规模利益。假设一个例子:无创产前唐氏检测2000块,其中20块钱付给保险公司,承保唐氏胎儿漏检,赔付10万块,而漏检率大概为10万分之一。那么做10万例,服务商收到19,800万,保险公司得到190万,那个可怜的家庭得到10万。都有“利”,这个链条就可以转起来。

所以答案是肯定的,而且是必然的。

如果是保险的话,确实会涉及到基因歧视的问题。但是如果把健康看成是资本的话,其实基因组测序只一种规划健康的工具。因此,金融和健康概念的相互整合已经是大势所趋,但是我认为不存在楼主所谓的“测序的数据能够做为保险精算的参考数据”的立论。而是应该首先基于基因组大数据构建金融和健康整合的顶层设计。即借助基因测序形成新的交叉行业,构建新的适应生产力的生产关系,而非用基因测序来修补现有的金融领域的生产关系。

被邀请后犹豫半天写不写。最后还是觉得选些能说的说吧。

其实问题改为“测序公司怎么和保险公司合作”,或“保险公司怎么和测序公司合作”更恰当。(当然,我会喜欢用组学检测和分析公司来替代测序公司。)因为之前的问题答案必然是 yes。这个问题的思考大约2002年就开始了,保险公司的人其实很多想法的。 到2008年美国的反基因歧视法案都出了,欧洲几个国家的类似法案还要早。

组学检测和分析公司干嘛的,在这里就不用多说了,还不知道的请认真学习华大历史和 7楼展厅。

保险公司干嘛的,销售保险合约、提供风险保险的。天生的喜欢把特定风险损失发生可能性进行分类。要做到这个,无比渴望知道尽可能全面的可能风险因素。作为经营人身险的公司,基因层面的信息当然希望知道。怎么知道,现在不能依靠投保人告知,别说乐不乐意说,就是最大诚信,说不说的清楚呢。说清楚了,一个个个体的,除非极大风险,不然没用。
而且当公众大量获得自己的基因信息后,逆选择大量涌现,投保人群发生重大改变,最后硬生生把保险掰成了特定基金,然后大家推倒重来。在这个过程中,一小部分人群因此获利,而大部分人群受害。最后或许新的平衡形成,或许互助保险螺旋回归。保险公司当然不希望这样。

至于题目中提到的精算的参考数据,这个确实有可能,但是由于法律和伦理问题,直接采用的可能性不大。就算没法律问题,使用中会出现操作问题。

基于疾病或者寿命是基因和环境共同决定的(超赞展厅这张图),以及现在和将来的一段时间内、信息解读的问题、成本经济问题,更多更恰当的合作是在承保之后,健康管理过程。

至于基因歧视的问题,这个讨论了好多年。一概的禁止使用,其实就是有问题的反过来歧视了没问题的。而全面的允许,那么确实会有大量的风险被选择掉。相信这个问题的最终解决,组学检测行业必须会成为重要的一环。

最后,liyr说道的组学分析行业和保险业谁吞谁的问题。who care!反正最后的结果是一样一样的。

PS,保险公司不是希望不赔。赔付率这个指标,过低也是不行的。

跟一个美国保险公司的生物信息顾问聊了下,说现在美国保险有和测序的合作,一年大概几千个吧。他预测的是大概5-10年会达到一个比较普及的程度。

sure. 基因,让保险更保险。

赞同来自: 胡劲之


这两者的深入合作将拉开全球范围内基因歧视的序幕~~

另一方面也会让产前测序等技术会大行其道,为了避免基因上的缺陷,人们会开始追求拥有“完美基因”的小孩。

虽然有点恐怖,但我觉着这一天必然到来,而且不太远了

赞同来自: 胡劲之


如果真正实现了,这是一件很恐怖得事情,会有各种歧视的事件发生。大量隐私泄露,又会触犯法律

赞同来自: 秤砣爸爸


下面是刚出来的新闻,中国的何时有?

【美国保险公司首次将基因测试产品纳入医保范围】美国当地保险机构Priorty Health宣布,公司和基因测序测试公司Foundation
Medicine, Inc签订协议,将后者的基因测序产品纳入医保范围,成为全国首个将基因诊断类产品纳入医保的保险公司。


Foundation Medicine旗下两款产品被纳入此次保险范围,包括FoundationOne和Foundation
Heme,前者产品能分析315个基因位点,帮助患者和医生了解疾病源头以及更为精准的用药,后者能分析人体DNA的405个基因以及RNA的265个基因。

赞同来自:


在医疗行业的各个环节中,保险业被认为是最可能被基因测序改变的一个。
从23andMe的实践中可以看出,基因技术的核心是对数据的分析,利用大数据为个人健康做出预测,保险业的核心也是预测。大数据和保险业二者的结合并非异想天开,已经有人在实践,其中之一就是Paypal创始人Max Levchin的最新创业项目Glow中的“受孕基金”服务。
它的运作方式很简单:受孕困难的夫妇先申请基金的使用资格,一旦被批准,则每月往这笔基金内存入50美元,连续10个月。如果10个月后,Glow 还没能帮你成功受孕,这个基金则会资助你后续的检查和治疗。据Mike Huang介绍,资助金额将在2万~4万美元之间。如果你成功怀孕了,你所存入的钱则会被用于对其他用户的资助。
显而易见,所谓基金,其实已经是保险的本质。用CEO Mike Huang的话说,“我们希望它能成为世界上最受人欢迎的保险。” 在不被传统保险业覆盖的领域,创业公司利用大数据和互联网,创造了新的想象空间。可以想见,基于基因测序的大数据所带来的能量将更为巨大。
假如测序能在未来被纳入医保,呵呵呵!

赞同来自:


好想了解一下保险产品的研发流程哟。

赞同来自:


这是极其可能会出现的一件事情。随着测序技术的不断发展,测序将不再是仅仅限于科研。测序的类型的多样性也极大地满足了人们的要求,因此测序技术成为人人都可能接触到的常用技术并不是一件望尘莫及的事情,这样看来的话,我们知道风险也是会有的。与保险公司进行合作,在一定程度上似乎可以保证安全性,但是隐私的触犯确实需要加强这方面的意识。

赞同来自:


支持,从科研转向临床的过渡期间,甚至是成熟的基因检测项目,都需要一个规范,和一份保障。

赞同来自:


已经开始合作了,通过各种方式。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